揭秘:失控与秩序,经纪人行业即将大洗牌 – 365bet体育

揭秘:失控与秩序,揭秘:失控与秩序,经纪人行业即将大洗牌 经纪人行业即将大洗牌
– 发布时间:2019-04-14 15:29:18标签:

随着一笔又一笔天价交易的诞生,足坛转会市场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膨胀着。揭秘:失控与秩序,经纪人行业即将大洗牌 但经纪人们的收入,似乎比转会费的膨胀还要快。相对于2017-18赛季,英超球队本赛季整体的转会支出下降了5亿英镑,但是20家英超俱乐部向经纪人们支付的佣金却增加了大约20%,达到了令人惊讶的2.6亿英镑。

在一般的认知中,经纪人是依托于球员与俱乐部的“服务人员”;但另一方面,不少经纪人已经俨然成为一股势力,动辄能够左右一家俱乐部的命运。他们在疯狂的转会市场中收益颇丰,但他们却缺少相应的管束与限制。随着越来越多有识之士注意到这一问题,对经纪人行业的整顿与洗牌也逐渐开始。

【失控的经纪人们】

经纪人佣金的膨胀,已经渗透到了足球世界的每个角落。最近2个转会窗中,经纪人们还在英格兰的第三级别联赛英甲攫取了550万英镑的收益。而在大洋彼岸,2017-18赛季德甲联赛的经纪人总收入同样创造了1.97亿欧元的新高。根据国际足联的数据统计,从2013年到2016年,经纪人们累计获得了超过10亿欧元的各种佣金。

经纪人们的高额收入,已经开始影响到了转会市场的运转与俱乐部的决策。2018年夏天,埃姆雷-詹免签加盟尤文图斯,很多人都不解为什么红军要白白放走这位当时仅24岁的球员。但后来尤文公布的财报显示,为了得到德国人,尤文向他的经纪人支付了接近1600万欧元的佣金。

换言之,由于高昂的经纪人费用,利物浦续约埃姆雷-詹的支出,很可能会超过签约一名新的中场,红军也因此放弃了续约詹。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巴萨本赛季续约青训产品穆尼尔时,其经纪人索要150万欧元的佣金,导致谈判破裂。米兰则在今年冬窗尝试引进巴萨球员丹尼斯-苏亚雷斯,但高昂的经纪人费用令财政捉襟见肘的红黑军无法承受。

经纪人收入的膨胀,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担忧。英格兰足球球迷联合会的一名发言人接受采访时表示,球迷们对这笔开支“感到震惊”,呼吁俱乐部在资金使用方明能做到更加透明。2018年接受采访时,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则表示,“现在经纪人的佣金比例已经达到令人担忧的程度了,这一行业存在着贿赂和洗钱的风险。”

【灰色地带的灰色行动】

1991年到2014年期间,国际足联实施经纪人持牌制度,只有通过所在国与国际足联的考试才能持证上岗。这个考试的难度相当大,能够通过者不到10%。但是从2014年开始,国际足联取消了这一制度,将经纪人资格的认定权下放给了旗下各国足协。这导致经纪人行业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在一些国家,只需要没有犯罪前科并缴纳几百欧元,就可以成为经纪人。

按照目前的转会制度,俱乐部不允许与合同期在半年以上的球员进行接触。但随着经纪人持牌制度的废止,大量身份隐蔽、难以监管的“转会中间人”开始活跃,充当违规接触球员时的“白手套”,撺掇球员不与现俱乐部续约,或者主动递交转会申请。这些人的存在,使得豪门俱乐部更容易挖走有天赋的年轻球员,加剧了转会市场的不公。

(切尔西指责拜仁违规接触奥多伊)

经纪人收入的真正性质,同样也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欧足联2018年的统计显示,经纪人佣金已经占到欧洲足坛转会费总额的12.6%,远远超过NBA、NFL等北美体育联盟(3-5%)。球员与俱乐部续约之后,经济人们也可以拿到薪水中的10%左右作为报酬。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以佣金之名、行早已被禁止的“第三方所有权”之实。

博格巴从尤文图斯转会到曼联的交易,就被怀疑存在违规行为。法国中场的经纪人拉伊奥拉与尤文约定了1800万欧元服务费,此外在9000万欧元的基础上,博格巴每多卖500万,拉伊奥拉就会得到300万奖金。最终,拉伊奥拉靠着这笔交易赚到了4900万,这引起了国际足联的怀疑,认为存在事实上的第三方所有权。

未成年人转会同样是不法经纪人活动的高发区,很多经纪人在美洲、非洲搜罗小球员,谎称能够带他们前往欧洲豪门球队试训,以此收取一笔不菲的中介费。一些犯罪分子也会假借“经纪人”的名义行动,拿到钱之后就远走高飞不见踪影;甚至一些小球员被人口贩子所蒙骗,来到欧洲之后被卖作奴隶。

【脆弱而无力的限制】

在国际转会匹配系统(TMS)中,要求披露交易中涉及的经纪人佣金支付情况,但这笔钱究竟去向何处,就不在监控范围内。英国媒体爆料,当经纪人完成球员转会、获得佣金之后,会拿出一部分作为回扣给买方俱乐部的官员以示“感谢”。1995年,阿森纳解雇了领队乔治-格雷厄姆,理由正是其利用职务之便引进特定的球员,而后从经纪公司收取回扣。

(前英格兰主帅阿勒代斯也曾陷入回扣丑闻)

很多国家法律规定,经纪人不可以在未成年人转会中收取酬金,但这一规定很容易就被绕过。一些经纪人会与未成年球员“约定”好未来,球员将来的部分工资将作为经纪人的酬劳。一些俱乐部则赋予经纪人“球探”或者其他身份,以别种名目来支付佣金。“足球解密”2018年末的爆料中,就揭露了摩纳哥俱乐部的类似行为。

对俱乐部来说,经纪人们的角色往往不讨喜,但俱乐部也无法离开他们,甚至还“纵容”他们壮大。引援时俱乐部需要经纪人的人脉,为此宁可承受更大开销。2017年,时任米兰体育总监米拉贝利为了结交超级经纪人门德斯,用葡萄牙人的势力对抗拉伊奥拉,不惜掏出3800万高价买下了安德烈-席尔瓦。

随着经纪人势力的扩张,他们也不断完善自己的“产业链”。有的超级经纪人干脆买下一些小俱乐部,然后将自己四处收罗来的球员集中于此待价而沽。既做“生产商”,又做“经销商”,确保操作球员转会之后的所得进入自己的口袋,同时避免因涉及第三方所有权而陷入麻烦。以色列经纪人扎哈维就拥有一家叫做阿波罗利马索尔的塞浦路斯俱乐部,英超狼队同样充满门德斯旗下的球员。

【势在必行的洗牌】

自从2016年因凡蒂诺当政以来,瑞士人一直想要整顿转会市场的秩序,让日益疯狂的足球投资回归理性。从去年9月开始,每一次国际足联大会上都会讨论与转会市场相关的议题。这样的大趋势下,瑞士人当然不可能对处于灰色地带的经纪人们无动于衷,对经纪人行业的整顿与洗牌势在必行。

今年3月的国际足联大会上,国际足联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方案,其一就是恢复已经废止5年的经纪人持牌制度,并要求他们在国际转会匹配系统中开设账户,详细的披露自己在每一笔交易中扮演的角色与收受的报酬。过去一些经纪人在同一笔交易中既为买方服务,也为卖方服务,借以左右逢源、收益颇丰,未来这种事情可能会被叫停。

经纪人收入的来源与数额,也会在未来得到限制。国际足联与欧足联计划将经纪人在每笔交易中的佣金收入从现在的超过10%压缩到3%以下,并规定经纪人佣金只能由球员,而不是俱乐部来支付。一些中小俱乐部对此表示相当欢迎,财政实力并不充足的他们常年处在经纪人的“讹诈”之下,因为无法支付佣金而留不住球员。

“合规”是国际足坛的主旋律,近年来,国际足联对几家涉嫌违规引进未成年人的俱乐部打出重拳,并与FIFpro(国际球员工会)达成合作,确保球员权益得到更好的保障。如今,阴影之下的经纪人行业也进入了国际足联改革者们的视野,对经纪人们的大洗牌与大整顿已经逐渐开始。

(空调承太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