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医生和秘密警察版规则与玩法

      杀人游戏升级到3.0版本,新增加了,医生和秘密警察的职业。功能更强大,角色增加了,参与性和娱乐性更强了。即使是拿到平民牌也会非常有意思。 杀人游戏升级到3.0版本适合446的时候玩。
    
    这次圣诞回家几个朋友聚在一起,不到10个人,就玩了一警一匪一医生一秘警,如此的分配,对于杀手来说是非常不利的,因此,在我拿到秘密警察的时候,我就会毫不犹豫地帮助杀手,没有别的原因,因为杀手这方太弱了。呵呵,说得好象偏题了,其实不是的,我想说的是,在3.0版本中,即使是医生和秘密警察,也该把自身职能更加娱乐化,让整个游戏更富戏剧性,更能给人启发。
    
    而目前为止杀人集团玩的3.0版本,个人认为还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比如很多规则对杀手极其不利:
    
    1、 秘密警察能否被杀死?
    
    按照目前杀人集团暂时玩的3.0版本规则是在秘密警察没有行驶权利以前,杀手不能杀死他。个人觉得这是不合理的。
    
    秘密警察对杀手的威胁性是相当大的,而如果秘密警察一连几天晚上都在不确定或者出于保护自己的前提下不行驶权利,而不管医生有没有救治秘密警察,杀手又无法杀掉他,无端端就浪费了一次机会。
    
    从杀手的角度来说,3.0版本的可以有两种方式获得胜利—-一是杀手所有平民则杀手胜,二是顺利把杀手投出去则平民胜。站在杀手的立场上,如果有一个老是死不了的特殊身份的人,那所有的讨论和辩解就失去意义了。
    
    这一点大家可以回顾一下昨天晚上白狼做秘密警察的那一局,他很确定小狼是杀手的前提下虽然与对方严重互咬,但直到最后一晚才行驶权利,杀了一个公认标准水民(我),然后平民死亡杀手胜利。简单复盘的过程中我们得知小狼是杀手,他是一直要杀白狼的,但是由于他身份特殊,导致死不成,所以只有鼓动所有人把白狼冤死。
    
    秘密警察的存在本来就是帮助警察干掉那些隐藏的杀手的,如果一再不能杀死,或者秘密警察行驶权利的时候只对杀手有效,个人认为游戏就失去了3.0版本应有的意义了。
    
    2、医生连扎
    
    我圣诞跟自己另外一帮朋友玩的时候,他们的规则是医生不能连续救两个人,否则等同把他杀死,这个规则有两个信息,一是医生不能盲目救治,二是医生是另外一个隐身杀手。
    这是非常合理、刺激、有意义的。
    
    首先说为什么合理。
    作为参与游戏的人来说,几乎没有谁不希望自己不要死,然后多参与。那么医生的作用首先就可以满足这一点。在第一天晚上的时候,医生在无法预感谁被杀死的情况下,救自己是比较正确的且是情有可原的。
    
    在这个游戏中,医生应该是最可爱的人,所以,也正因为他身份的特殊性,他所选择救治的人,应该是对杀手威胁最大的那些貌似警察的人,而后医生跟杀手的思维应该一致,比如说杀手认为医生还存在,医生一定会救治那个明警的话,那么有可能把自己认为的潜伏的警察杀掉,最高明的医生应该是救治潜伏的警察的,如果杀手也够高明的话。
    
    也正因为每一局对杀手有威胁的人不尽相同,所以连续几局救治同一个人其实是不科学的。相当于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那么3.0版本设置医生的初衷就完全丧失了。
    
    其次说说刺激。我认为把游戏规则改为如果医生连续两局救治同一个人则间接把那人杀死,这样一来,既可以避免盲目救治,也可以弥补秘密警察被杀死或未行使权利前的空白。
    
    配合例子说明是昨天晚上我拿到医生跟紫醉拿到医生拿两局。
    我拿到医生的那局第一次在无法预感谁要死的情况下当然选择救了自己,第二天我主张把烈火推出去,烈火跳匪的时候给同伴暗示了我和白狼必有一警其中我的可能性比较大。而后当晚该医生行驶权利的时候我问了法官医生能否两次救同一人?法官答曰可以。而后我救了自己,且救对了。
    
    这是侥幸,我起初不知道这个规则的,第三晚则救了明警老为而没救潜伏警察感觉,这是我的失误。而紫醉拿医生的那局三次救的都是自己,可惜了。
    
    接着谈谈有意义。
    医生是这个游戏中最能扭转乾坤的人,他既可以救死扶伤,也可以隔山打牛。他能救任何人也可以杀任何人,这对医生的挑战是很高的。我一直赞成杀人游戏是不可多得的既能锻炼团队能力也能提升个人能力的游戏,增加身份的冒险性使游戏更富吸引力。
    
    最后说说这段时间玩杀人的感觉。
    有一段时间老是觉得力不从心,玩2.0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控制不了大局,因为2.0是比较典型的团队战,很多时候当我在思索辨别每个人身份的时候往往会因为过于严肃神情紧张被误会成是杀手,尽管也有真的就是杀手的情况。
    
    但怎么说呢,玩2.0以来失去了那种锐气。玩1.0的时候真的有驰骋杀场的感觉,因为游戏中只有杀手一个特殊身份,你可以只手遮天,完全控制大局,尽管2.0的警察也给杀手造成心理上的压力,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想,当你拿到平民牌的时候,是不是对警察有了过多的依赖呢?我就必须承认我总是希望有死警或者跳警的人的,这确实是一个退步的表现。
    
    好几个困惑的夜晚,给一同从1.0玩起的朋友发信息聊到这些情况,这次圣诞也深刻谈过,彼此都觉得现在倒是对于1.0比较恐惧,当年那种锐气已经渐渐蜕化了,总寄希望于别人,
    自己就失去了掌握更多信息的能动性,意识上也懒惰了。呵呵,虽然是个游戏,倒也真能侧面反映一个人的思想状况的,这一点我从不怀疑,尤其是这种智力与表演游戏。
<!–showzti:softname like \'%{$keyzt}%\'|id desc|0|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Back to Top